油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水顺守得百世安峡江水利枢纽移民安置工程纪实东北猬草

发布时间:2020-10-19 04:27:47 阅读: 来源:油泵厂家

水顺守得百世安——峡江水利枢纽移民安置工程纪实

移民,这是每一项水利工程背后最难写的两个字。拆迁与重建、故土与外乡、小家与大家……在峡江水利枢纽工程的历史画卷中,在江西吉安这块红色土地上,看似矛盾的双方交融转化,谱写的不仅是千里安澜的盛世华章,更是水顺民安的和谐新篇——

水顺守得百世安——峡江水利枢纽移民安置工程纪实

峡江水利枢纽工程移民新村一角。(资料图片)

这是一项波澜壮阔的水利工程:截断千里赣江,造就百世安澜;抬升万亩耕地,润泽橘园良田;通航千吨巨轮,送出亿度能源。

这是一次可歌可泣的移民搬迁:工程涉及之处,135万平方米房屋、3万多亩耕地被淹没,2.5万移民抛离世代生活的家园,如此不舍,又如此决绝。

这是一次鱼水相融的群众工作:千余名干部进村入户,讲解政策,拆旧建新,与移民同吃同住、同悲同喜,用一片真心换取百姓对移民工作的最大支持。

这更是一次一步跨越30年的飞跃发展:从闭塞衰败的旧村落,到水电路气完备、产业配套完整的移民新村,移民的生产生活水平实现了巨大跨越。

作为国家重点水利工程的峡江水利枢纽工程,去年7月正式下闸蓄水,在中国水利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开篇之处,“移民”两个大字,被书写得分外厚重而精彩。

水利工程,利在当代,泽被后世,难在移民。这也是对当地政府执政能力、干群关系的巨大考验。近日,记者踏访赣江两岸,看新居、查故地,倾听移民心声,见证了一段段干群鱼水情、“三农”新篇章的世纪佳话!

一江清水映照民生工程

“顺水”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安民”,做好移民安置工作是峡江水利工程的首要任务,“以人为本、善待为先”是移民工作顶层设计的基本原则

赣江千里波澜远。

千百年来,这条江西的母亲河哺育着两岸人民。水运之便、灌溉之利,造就了繁华富饶的江南鱼米之乡。

然而,随着生态气候变化,这条靠降雨补给的母亲河越来越不稳定,枯水期大片河床裸露,汛期则水位暴涨,泛滥成灾。在赣江修建控制性的枢纽工程,势在必行。

同时,作为黄金水道——长江主要支流之一的赣江流域,也是长江经济带的重要组成部分,修好赣江,不仅能够防洪、灌溉,更能发电和航运,拉动地方经济快速发展。

因此,修建峡江水利枢纽工程是赣江两岸百姓多年的期盼。终于,在2008年11月,工程通过国家立项,选址在井冈山下的江西省吉安市,这里,有赣江的近1/3河道。

工程完工后下闸蓄水之时,这里的大片房屋和耕地将永久沉没于水下,6680户共计24953人需要舍弃故土,重建家园,这涉及吉水县、峡江县、吉安县、吉州区、青原区5个县区18个乡镇73个行政村。工程首要任务就是搬迁移民。

在一个安土重迁的国度,如此大规模的移民搬迁,难度可以想见。

2011年10月峡江水利枢纽工程进入正式实施阶段。按计划,2013年7月,工程下闸蓄水。工期倒逼,留给移民安置工作的时间只有不到两年。

一年多的时间,要做通所有移民的思想工作,要出台并落实好各项政策,要完成移民新家的选址、建设工作,要谋划好他们的长远发展……这对吉安来说是前所未有的考验!政策开路,干部先行,摸着石头过河,移民攻坚战打响了!

移民工程不仅是一项德政工程、政治工程,要确保蓄水区群众愿意移、移得出,使国家工程顺利实施,更是一项民生工程、发展工程,要让移民稳得住、能致富,生活更幸福。

吉安要与时间赛跑,在工程下闸蓄水前圆满完成移民工作,更要保证移民安置的质量,决不能因为兴修水利,使得老百姓流离失所。

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家交给江西、交给吉安的,不仅仅是一项水利工程,更是一张民生考卷、一次群众工作的现实考验。

百姓如水,载舟覆舟;民若不安,何谈水顺?

正如省委书记强卫所强调的:“保障和改善民生是发展的根本目的,是实现全面小康的核心。”因此,在江西近年来每年的“民生清单”中,都少不了库区移民的安置工作。

“以人为本,善待为先”,这是省委、省政府对移民工作的基本原则。确保移民“移得出、稳得住、能致富、不反复”,成为这一工程顶层设计的基本方针。

“要确保每一户搬迁、每一个人都有着落。”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莫建成表示,“要切实使移民稳定下来,不留后遗症。”

遵循着善待移民的要求,全省相关部门和吉安市务实推进:省委、省政府动员49个省直单位实行对口支援;吉安市在坚持国家批复的安置补偿标准前提下,把移民的基础设施建设补偿标准由原来的人均4000元提高到人均6086元;市、县领导多次接待群众,倾听移民意见,各级财政另外拿出数千万元资金奖励移民建房,对困难移民家庭进行特殊帮扶;广大移民干部对移民倾情倾力帮扶,面对面化解矛盾,解决问题。

政府必须要为移民谋划,但又要防止“替移民做主”。为此,移民们选举成立了理事会,自主决定搬迁事宜,政府充分尊重移民意愿。搬迁地址,要和他们反复商讨;新居户型,要设计多种样式以供选择。在许多移民新村中参观时,记者看到,每户村民的新房附近,还有一间附属房,里面垒着锅灶,放着柴火。这样,移民在搬入新居后,还可以在这里用大锅烧饭做菜或者存储杂物。小小的一个细节,尽显移民工程中人性化的设计。

为了保证移民的长远发展,吉安市超前规划,既保证移民新村基础设施全部到位,又注重培育移民赖以生存和致富的产业,把移民村建成农民心目中的美丽家园。

2014年春节前夕,库区最后一批移民——吉水县水田乡胡家村村民全部搬入新村。至此,峡江水利枢纽工程移民安置工作圆满结束。

从搬迁开始到最后一批移民入住,700多个日日夜夜,2.5万移民全部实现高质量搬迁。有专家在考察峡江移民工作时惊叹:整个移民期间,没有出现一次大规模上访事件,没有让移民住过安置板房,所有移民安置工作实现一次到位!

千余干部演绎新时期井冈山精神

移民工作千难万难,干部们心怀敢于担当的理想信念和为民服务的百姓情怀,和移民同吃同住同甘苦,使移民自觉搬迁

移民工作是群众工作,向来有“天下第一难”之称。吉安面对的是山区农民,更凸显其艰难性。一家一户,千差万别,尽管各级政府为移民提供了尽可能多的优惠和补偿,但是,要让两万多人全部接受,依然困难重重。

时间紧,任务重,峡江移民安置,不仅需要完善的政策,周密的部署,更需要排难而上、敢于担当的精神。

幸而,这片红土地上,从不缺少这样的精神。

随着工程大幕的拉开,吉安上千名党员干部带上铺盖炊具、打起背包,开始了在移民村长期驻扎的日子。

“起初,有干部不理解这种做法,觉得没必要驻村,移民有问题打我电话就行了。”吉安市副市长肖玉兰说,“但我们认为,干部必须住到移民家里,跟移民打成一片,才能真正获得百姓的信任,使移民自觉自愿搬迁。”

一家一户地走访、宣讲政策,事无巨细地协调桩桩件件事宜,没日没夜地帮移民忙前忙后……干部们和移民同吃同住,坐在一条板凳上说话,逐渐拉近彼此的距离。

他们住在农家或者村小学,风雨无阻,四处奔波;面对工程启动之初部分移民的质疑责难,他们默默承受,有再多委屈,也只藏在心里;为了满足移民复杂多样的利益诉求,他们磨穿鞋底,说破嘴唇,四下沟通协调。

“移民工作是做人的工作,但不是人做的工作。”备尝辛苦的移民干部曾有过这样的感慨,但感慨过后,他们还是继续挑着这千斤重担奋力前行。

这种担当精神和百姓情怀,在移民“主战场”吉水县有着充分体现。“大坝在峡江,库区在吉水”,这里承担了超过90%的移民任务,可以说直接决定着工程的成败。

没有抱怨和推脱,吉水县级领导包片,县直单位包村,移民干部包户,43个工作组进村入户,70多项政策边干边出台,“百日攻坚”、“百村竣工”、“乔迁安居”、“库区清理”等几大战役纷纷打响。

“有的孤寡老人无房无地,但绝不能让他们移民后无家可归。一户安置不好,可能影响整个库区的蓄水。”吉水县委书记刘兰芳带头签下“军令状”,亲自联系4个移民点。最忙碌的时候,他在暴雨中一天走访五六个村庄,直到下午4点多才吃上“午饭”。

有着1.1万移民的水田乡,是移民工程中“最难啃的硬骨头”。那时刚刚调任水田乡任党委书记的黄明熙,上任没几天就带着干部们全部下沉在一线,没有节假日,没有周末,上门上户发动群众。两年来,黄明熙忍着病痛、带着对家人照顾不周的愧疚,缺席了所有亲朋好友的婚丧嫁娶,没白没黑地泡在移民家中。大年三十,都快吃年夜饭了,他还在一家一户地走访。两个大年初一,他都是在移民家中度过的。

在驻村工作最紧张的时期,八都镇的移民干部王风鸣得知了母亲被确诊癌症的噩耗。当天夜里,他躲在被窝里嚎啕大哭,心如刀绞。在母亲弥留之际,连续多天奋战在移民一线的他请假去医院看望母亲,却没想到,这是他和母亲的最后一次相聚。母亲的一句“不要牵挂妈,工作要紧”,竟成了母子间诀别的话语!

像这样的干部和事迹,还有许许多多。正是靠着这些干部们的一片执着和赤诚,移民的心扉被慢慢敲开,横亘在彼此间的冰块渐渐消融。

打地基、建房子、搞装修、干农活,只要移民有需要,干部们挽起袖子上去就干。到了集体搬迁的时候,他们组织车队,肩挑手拿,帮着移民乔迁新居。多少干部两年没过上个囫囵年,手机始终随身携带,移民有问题,他们随叫随到。

在这片当年的革命圣地,干部们与移民鱼水相欢的场景比比皆是,用老表们的话说:苏区好作风又回来了!

水田乡移民搬迁期间,村里老人因为儿女外出打工,自己的寿木找不到人抬。这原本是只有自家孩子才肯干的事,可刘后瑜等几名乡干部二话不说,把棺木扛在了自己的肩上。按当地风俗,抬棺材是不允许歇脚的,他们却一天抬了12口棺材,个个肩膀都肿成了一片。原本对搬迁还有些怨言的老表们被彻底打动:“干部真是当我们的崽啊,就是亲崽怕也难做得到哟。”

在孔巷村移民工作的最后冲刺阶段,为了300多套新房按时交工,驻村干部们冒着40多摄氏度的高温奔走于工地和移民家中,既当泥瓦匠又当调解员。当移民新村落成的那一天,终于松下一口气的移民干部们再也支持不住,6个人一天内有5个病进了医院!

“移民干部所经历的,说起来真的是千辛万苦、千难万难、千言万语。”吉安市委书记王萍说,“支撑着他们的,是新时期的井冈山精神,是勇于担当的理想信念和服务群众的百姓情怀。他们在这次战役中锤炼出的作风和能力,也将是我们今后工作中的宝贵财富。”

2.5万移民谱写动人离歌

舍小家顾大家,万千移民拆毁自己亲手建起的家园,迁走祖先的坟茔,与养育自己的土地永久告别

在移民工程中,同样需要深切铭记和感谢的,还有那24953名移民。

事实上,移民对峡江水利枢纽工程的贡献,自十年前就开始了。这一工程虽然两年前才正式启动,但为了减少移民拆迁的成本,从2003年起,纳入移民规划的村子,老百姓就没有再建新房。因此,移民村是“地无三尺平,房无两层高”。

不过,尽管家园已经破旧,但搬迁之日真正来临时,移民们依旧如此不舍。

故土难离。“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而现在,这一切都将永沉江底。曾耕作过多少个春秋的田地,曾住过几代人的老屋,只会存在于记忆中。除了一捧“老娘土”,什么都带不走。

特别是对于祖祖辈辈土里刨食的农民来说,离开了生养他们的土地,到何处才能再觅家园?那个陌生的地方,是否能为他们提供温饱?考虑到安置地点的容量,不少村子要化整为零,老村庄连名字甚至都将不复存在。移民心中的惶恐可想而知。

因此,移民对于搬迁,起初总难免存在抵触心理,但最终,他们还是无一例外地选择了“舍小家顾大家”。

这确实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他们不仅要含泪忍痛,拆掉自己一砖一瓦建起来的房屋,不少移民甚至还要移走祖先亲人的坟茔。

吉水县退休干部胡绍先母亲高清英是烈士遗孀,坟墓位于需要迁坟的水田乡。迁坟消息一出,全家强烈反对,高清英的曾孙说:“太婆过世是我端的遗像,谁动这坟我就跟谁拼命!”然而,随着移民干部一次次真诚地劝说,83岁的党员胡绍先犹豫了:如果母亲在天有灵,会怎么想?她真的愿意后辈儿孙为了自家事情,阻碍国家千秋大计吗?几天几夜的纠结后,胡绍先终于拨通了移民工作组的电话,哽咽着答应迁坟。

“这是党的政策,不能讨价还价。”“要不是国家工程,20万元一亩也不搬。”采访中,记者不时听到村民们这样说。

在移民举家外迁时,接受地的农民同样在演绎着淳朴善良,他们匀出自己的土地,张开怀抱,迎接远道而来的兄弟姐妹。

吉水县文峰镇上山下移民新村是从十几里外迁来的,如今已成为当地炉下村的一个村小组。炉下村村支书肖年生告诉记者,按照移民政策,在全村一致同意下,炉下村从每个村民手里调整出一部分土地,重新分配,最后匀出50多亩连方成片的最好田地,给每个移民分了1.06亩。调地之后,由于后来国家建设项目再度占地,有些原住村民田地反而比移民的还少了几分,但没有人反悔闹事。“他们既然搬来我们村,就是我们的兄弟了!”

“移民也不容易,要不是为了国家建设,谁愿意背井离乡搬迁啊,所以咱们都应该换位思考一下。”炉下村的原住村民罗俊杰说。甚至,他们还自己“出台”了鼓励移民尽快搬来的“政策”——调整出100亩林地送给移民用来种植井冈蜜柚,并无偿帮建了移民村的道路。现如今,新村民与老村民亲如一家,日子越过越红火。

3.75万亩“抬田”抬出粮丰民安

修水利同时要保粮田,创新性的“抬田工程”从水下抢回大量耕地,既保障了粮食安全,又减少了外迁移民3万人

在吉水县醪桥镇东源移民新村,记者看到道路两旁一片片阡陌纵横、与水泥马路齐高的水田,田里插满了绿油油的秧苗,旁边就是缓缓流去的一江春水。

这片稻田,本来随着峡江库区蓄水后水位升高,应该被淹没在水底,然而现在却比江水高了一截。

这是“抬”出来的良田!

减少移民数量、减少外迁安置、减少耕地淹没,这是峡江水利枢纽工程提出的“三减少”原则,为的是减少对库区生态和社会的压力。吉安创新实施的“抬田工程”,则是实现“三减少”的一个重要法宝。

所谓“抬田”,就是将库区浅淹没区域的田地可耕作的熟土层剥离,然后填上从别处挖来的新土作为垫高层,再填上保水层,最后覆盖上原来的耕作土层,同时修好水渠、田埂等设施,形成新田,抬高的田亩比水库最高水位高1~2米。

这是吉安的一项创举,却绝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主意。为了确定抬田方案是否切实可行,吉安先后组织多名专家调研论证,最终形成了具有可操作性的方案。

据介绍,吉安前两年就搞了抬田试点,实践证明,抬田之后,耕地的产量起初会有所下降,但第三年产量基本就可恢复到与往年齐平。而且,抬田的过程中,土地得到统一平整,水利灌溉设施也配套齐全,成为了高标准粮田。

“在兴修水利的同时,还要尽可能保障粮食安全。我们要加快发展,但是要负责任地发展。我们做的每件事,要经得起历史评说。”王萍的话语中,透着“赣中粮仓”吉安沉甸甸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在从水下抢回耕地的同时,抬田工程还大幅减少了建设成本。据介绍,每亩抬田的平均成本是2.7万元,共需花费10亿元左右。而如果不进行抬田,所需的移民搬迁安置各项补偿和建设投资合计超过20亿元。此外,抬田还解决了各项工程开挖余土的消化问题,可谓“一抬多赢”。

更高兴的是抬田区域的村民们。吉安市市长胡世忠说,吉安的移民分为“后靠”和“外迁”两种。所谓“后靠”,就是把要淹没的村庄搬迁到靠近后山地势较高的地方,“外迁”,则是把不具备后靠条件村庄的村民迁到别的村庄中进行落户安家。抬田工程保住了村民的耕地,意味着他们有可能不用搬迁,或者只需要就近“后靠”搬迁安置,免去了背井离乡的辛苦。

数据可以直观说明这一工程的意义。通过抬田,吉安共减少淹没耕地3.75万亩,减少外迁移民3万人。而现在,全市2.5万移民中需要外迁安置的,一共只有5000多人。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抬田工程,峡江水利枢纽工程的外迁移民数量将增加五六倍之多!那将带来多少经济和社会压力!

“古今中外,大规模移民容易产生各种社会利益冲突和矛盾,移民的生产、生活恢复与改善等问题更需要花很长时间来解决。”吉安市委常委郭庆亮感慨,“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抬田称得上一项伟大的德政工程,其生态和社会效益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113个美丽乡村绘就幸福生活画图

“移得出,稳得住,能致富,不反复”。113个移民新村拔地而起,“千村万户老乡工程”推动产业发展,移民提前进入小康

青砖黛瓦马头墙,飞檐翘角坡屋顶。走进一个个规划有序的移民新村,一排排一行行庐陵风格的两三层小洋楼错落有致,在青山绿野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秀丽。

沿着平整的水泥路,记者来到峡江县罗田镇朱家西坑移民新村的老表朱文浩家里。这是一栋装饰一新的两层楼房,足有200平方米,冰箱、彩电、洗衣机和热水器一应俱全。在明亮宽敞的客厅里,主人兴致勃勃地跟我们唠起了移民前后的变化。

朱文浩说,以前村里都是砖木结构的老房子,一到汛期就担心。家家都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全村没有一台洗衣机,屋里又脏又乱,来个客人都坐不下,鸡笼就在脚边上。进村出村只有江面上的一条两尺宽的独木桥。“从没想到搬迁之后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过上这么好的日子!”

据了解,吉安把移民安置和全市的美丽乡村建设结合起来,全市113个移民新村,全部实行高标准建设,不仅按照庐陵风格建好房屋,而且同时配套建设基础设施,实现了路面硬化、小区绿化、管线下地、低压入户、雨污分离,家家户户装有自来水、有线电视和网络,而且很多新村还建有小学、卫生所、休闲娱乐广场等配套设施。

随着居住环境的改善,移民生活习惯也自然而然地文明时尚起来,这种从里到外的变化,令许多人一致感叹:移民提前三十年进入小康!

当然,这些新村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建房要钱,基础设施配套也要钱,资金从哪里来?

虽然吉安市提高了国家对移民的安置补偿标准,很大程度上减少了移民的建房压力,但是只有住宅是不能成为新村的,各项基础设施的建设依然面临很大的资金缺口。

2011年9月,江西省委、省政府在吉安召开现场会,动员49个省直单位实行对口支援移民新村建设,这也是一个创举。

对于省直单位来说,这项任务并不轻松。移民新村的建设耗时耗力,不少村子甚至需要削山平地。援建初期,有的单位人员来帮扶点查看情况时,听说要推平眼前的两座山头才能建新村,一度矫舌不下。

但是,困难并没有成为各单位推脱的理由。怀着对老区人民的深厚情谊,49个省直单位充分调动各种有效资源,甚至挤出不多的办公经费,点对点地进行“真金白银”的支援,拨款少则百余万元,多则上千万元。

在吉水县金滩镇金星移民安置小区,县委常委李长生告诉记者,这里地处城郊,安置移民人口多,各项基础设施建设成本高,资金压力很大。江西省民政厅对口支援社区建设,厅长徐毅多次强调,要把对口支援工作作为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纳入到民政工作的总体布局中来。民政厅在自身办公经费比较紧张的情况下,号召民政系统勒紧腰带,想方设法筹集了1360万元,帮助移民建成了一个美丽舒适的新家。

截至2013年9月,49个省直单位共下拨帮扶资金达1.75亿元,使得众多移民新村的建设标准和效果远远超出了当初的预期。

建好新村,让移民过上现代化的生活,并不意味着就万事大吉了。如何让移民的这种生活可持续、有后劲,是吉安市要谋划的长期工程。

“‘移得出,稳得住,能致富,不反复’,这是我们提出的移民工作目标。”王萍说,“要想让移民新村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有产业支撑。”

农村外迁安置移民人均不低于0.8亩水田、0.4亩旱地、0.3亩林地,后靠安置移民人均不低于1.2亩耕地,吉安确定了严格的标准,确保移民的生计问题。

在此基础上,吉安把移民新村建设和市里近年来主抓的“千村万户老乡工程”紧密结合起来,推动产业发展,帮助移民尽快致富。

在峡江县罗田镇万台移民新村,老表任玉龙告诉记者,搬迁之后,耕地比以前少了,但是他并不担心生计。因为现在他开始精心经营自己原本疏于管理的山地,当地政府帮助全村种植了150多亩的井冈蜜柚和180多亩的高产油茶,实现每户平均5亩井冈蜜柚和6亩高产油茶的种植标准。

“栽植井冈蜜柚5年后可产生经济效益,8年后进入盛产期,盛产期每亩产量可达4000斤,按4元一斤计算,每亩收入能超万元。”峡江县主管移民工作的副县长阮建芳给记者算了笔账。

除了这种“有土安置”型,移民中还有一部分是“无土安置”型。这部分移民之前一直在城里务工,并不准备回乡种田。吉水县金滩镇金星移民安置小区的移民就是如此。根据他们的自由选择,吉水县在县城边新工业园区所在地无偿拿出94亩地,集中连片建设了500多套属于国有土地产权商品房性质的安置小区,方便移民在县城经商、就业和上学,并且专门建立了培训中心,定期进行各种技能培训,帮助移民更好地就业、创业。

在水田乡孔巷村移民依山傍水建成的3个移民新村中穿行,村中一棵古老的“公婆树”吸引了记者的目光。村里人说,这棵树是从老村子移栽过来的,算是留个念想。据说,这类具有象征意义的村庄“符号”,也是吉安市在移民搬迁时特别注意保护的。老村庄没有了,但文化不能丢,传统不能丢,在迈向小康生活的同时,村头的那棵古树上,应该正寄放着村民们浓浓的乡愁吧!

盛世治水,水顺民安。赣江涛声依旧,两岸却已旧貌换新颜。秉持着当年“军民一心打胜仗”的井冈山精神,新时代的井冈儿女在新的征途上演绎着新的传奇,也必将会在未来书写出更加辉煌的篇章!

天津医院治湿疹多少钱

温州男科医院治疗生殖器感染的费用

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