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抛债制日可行否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6:46 阅读: 来源:油泵厂家

抛债制日可行否

9月19日,周三。现代战争,交恶双方可以在不开一枪不发一弹下重创对手。有人从金融贸易角度,评估中日经济战一旦打响,谁的损失较大。内地一些政策顾问显然沿着这个方向钻,以中日谁更不能缺少谁为着眼点,计算中国对日本发动经济战的得与失。  中日谁更依赖谁?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金柏松,9月17日于英文版《中国日报》以《考虑制裁日本》为题,开宗明义地主张北京应在经济层面上向东京发炮。金氏认为,这场仗“打得过”,理由是日本在进出口上对中国的依赖,远超中国对日本的倚重。此外,日本对华投资较中国对日投资多出接近百倍(迄今年6月底,前者总额839.7亿美元,后者仅10.3亿美元)……  金氏诉诸大量统计,无非为了证明一点:中日爆发经贸战,中方顶多遭受一点皮肉之苦,咬紧牙关忍耐一会便过去;反观日方,两国经贸联系非但从2003年起贡献日本经济增长35%至80%(视哪一年而定),环球金融危机更令日本经济福祉与中日贸易密不可分,两国经贸联系一旦中断,日本沉痾多年的经济,雪上加霜势所难免。一句话:日本输不起!  然而,在老毕看来,以日本人的“深耕细作”,金柏松列举的数字以至统计背后涉及的得失利害,东京决策者焉有不了如指掌之理?  日本“死穴”?  我相信,在金氏心目中,制裁日本另有杀手锏。以日本的人口结构和财政困局看,金氏文章的“主菜”并非日本对双边贸易的依赖,而是该国财政状况不断恶化,债务负担与日俱增,作为日本的最大债权国(持有最多日债的海外主权投资者),中国只要对准日本这个死穴重重一击,必能有效制裁后者。  金氏指出,根据日本财务省和央行数据,截至2011年底,中国持有日本长短期国债18万亿日元(约2293亿美元),同比增长71%。2011年中国成为日本最大债权国。有鉴于此,日本应重新考虑其财政状况。换句话说,由于日本国债处境危险,中国可利用这一点采取最有效的方式对日制裁。  金氏并未明言这个对日制裁最有效的手段是什么,惟“画公仔毋须画出肠”,那自然是以大举抛售日债作威胁。以金柏松提供的数据为准,截至去年底,日本主权债务已突破1000万亿日元(12.81万亿美元),相当于该国GDP 2.2倍。  不过日本的金融机构和民众合共持有该国九成半的公债,海外投资者加起来仅占5%。中国即便是日本最大债权国,在12.81万亿美元的日本主权债务中,所占比率也不过1.8%。金柏松指日本国债处境危险,与事实或许相符,但说中国这个海外债主操日本财政生杀大权,却未免言过其实。  日本国债处境危险之说,并未偏离事实,财经网站Zero Hedge 上周末在各国主权债务对财政收入比率之中,作了一个全面的比较。日本债务相当于GDP 2倍以上,举世无出其右,债务对财政收入方面,比率接近2000%(20倍),接近5倍于实际上已破产的希腊,当然亦远高于有无限印钞能力的美国。日本之所以能撑到今天,非因中国等海外债权人仍然愿意持有日债,而是日本国民和早已跟政府“血浓于水”的国内金融机构,甘心情愿在近乎没有回报的条件下不离不弃,继续向东京踊跃“捐输”。  不难想像,中国抛售日债假设成立,私人投资者基于此预期而率先减持,促使日债价格大跌孳息急升的可能性不容抹煞。以日本公共财政对债务依赖之深,单是利息支出已足以令该国财政百上加斤,对日本的损害显而易见。可是,正如前述,日债投资者绝大部分为本国和金融机构,退休金和邮便储金等日债大买家听命于政府,中国一动,占日本主权债务九成半的投资者团结起来,甚至日资银行班师回朝“协防”,种种假设皆不能排除。  所以,这一做法有必要再停一停、想一想。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